董江波的胡言乱语
沉默,也是一种观点
http://guandia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不爱就果断拒绝 钓着当备胎是作孽

2016-02-17 09:44:18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红尘爱恋 | 浏览 10040 次 | 评论 0 条

燕是那种欢喜的女生,白而嫩的肤、桃花眼、挺直的鼻子、大而性感的嘴唇、脸颊上有几个淡黄的雀斑,常含笑,含笑时左右俩一深一浅的酒窝,辫子不是乌黑,有点麻黄的感觉,马尾似的翘起,又落下,走路一跳一跳,整个人洋溢着欢喜的样子。

被邀请出席一个演讲类社团的辩论赛,作为校社联的实际负责人,我冠冕堂皇地讲了一通话,然后被社团负责人客气地请在第一排中间观战,同时,担任辩论赛的评委会主席。

然后,燕就出现了,她口齿不是最流利的,语言也不是最好的,但她整个人,却很挺拔,给人一种信任感和愉悦感。我当时是想起了一个词:木秀于林。

当然,我主动忽略了下一句:风必摧之。

和所有评委的意见一致,我把最佳辩手给了她。虽然,她们那一队,英语学院代表队,最终是输给了政法学院代表队。但她,却是最优秀而不做作的。

这之后,我就主动“找”上了燕。说起来,我们两家相距也不是太远,一个茱锦市,一个晋榆市,都是晋川省的千年古城,三皇五帝传说时就存在的城市。

燕不反感我去找她,上过十数次自习,看过一次电影,一次晋川师范大学所在地丹阳市的市级元旦晚会,我给她讲写作文(那时候,我还完全没有开始文学创作,尽写千字小作文了),燕给我辅导英语(也是多亏了她,我英语终算是顺利达到学位证要求了)。

我们关系更近一步,是缘于一件小事。有一次,燕要上厕所,却在包里和衣服口袋里翻了半天后,什么也没掏出来。我笑了,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了她,她笑了笑,接过手去了。

这之后,似乎我们成了快乐的校园“小情侣”,每天快乐的一起从宿舍到教学楼,从教学楼到食堂,从食堂到自习室,从自习室到校园每一个可以聊天的热闹处、幽静处。

但我们却都没有提任何一句“爱”或“喜欢”的字眼,这个字眼,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样隔在我们中间。

我不认为我配不上燕,我学习拔尖、家境优越、长相中上、个头175CM,而且是学生社团和学生会系统最核心的灵魂人物之一,而且也活跃在院篮球队,但我性格阴郁、坚硬、执著、少有快乐却多有猜忌,似乎与燕的快乐和欢喜格格不入。但正是这格格不入,吸引了我。

直到有一次,燕似乎隐约地提醒我,她父亲是晋榆市的副市长,她现在拼命地在学好英语,准备到英美去留学,她鼓励我,也一定要去留学,留学回来,才能有大成。

我不置可否。其实心底想的,却是早日毕业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然后愉快地生活,我相信:我的未来和家庭,无论如何都不会缺钱少用的。那富足的自信,我是有的。

燕略有不满意的感觉,又试探着跟我说,她综合来看,在晋川师范大学,似乎并没有综合能力和素质比我更高的男生。在学习好、帅、个子高、家庭情况、学生干部发展等各方面,我是综合得分最高的。

我哑然,还是不置可否。但却没有了那份相携相扶的耐心。

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学生会和学生社团、校编辑部事务冗繁,又赶上夏季期末考试将近。我和燕疏远了。

等到我想起时,突然心里空落落的,突然就想去找燕。

那是一个下午后的晚自习。我没课,她也没课,我们却依旧没有在一起。

我就像疯了傻了一样,跑遍了晋川师范大学八个教学楼、五个自习室所有一楼到七楼的教室,从后窗和前窗看教室里的每一个人。

最后,我在四号教学楼找到了燕。那是一座历史悠久,古老的四层大楼,前苏联式的生硬钢铁建筑风格,楼前有近百阶宽大的台阶,也是历届毕业生照毕业照、扔学历帽的最佳选择地。

这是我和燕最喜欢来的自习楼,那一阶阶拾级而上的台阶,让人舒服。我该第一个就来这里找的,而不是最后一个。

她在静静地自习,带着耳机听英语资料,我好像记得,她已经过了英语八级,也是在她的辅导下,我勉强过了英语四级。

燕的表情,还是那样的恬然而欢喜,一点儿没有改变,向着自己的目标,进发着。我也发现,自己竟然还是如此地喜欢且迷恋着她。

我推开了后门,偷偷跑到她的身后,轻轻抱住了燕。

燕大惊,站了起来,耳机一只在耳朵里,另一只掉了出来。

她先是一句,“你!你干什么?!”

见到是我,她沉下脸来,伸手用力把另一个耳机也取出来,一把拖住了我,“出来!出来说。”

脸上的欢喜劲儿,第一次消失不见。

“你怎么回事?你怎么抱我?”燕一脸怒容。

“我……我跑遍了所有教学楼所有自习室找你。”我没有直接回答燕的问题。

“我是你什么?我们是情侣们?我们相爱吗?”燕继续质问我。

“我……这一个月考试,我一直没有找你。我特别想见到你。”我跑过一个加强1500米后的心终于平复了。

“你找我干什么?你不会发短信,不会打手机?你从后边抱住我,是怎么个意思?”燕怒气难消。

我沉默。

“我们难道就不能这样好好下去,一起学习,一起自习。好好地过完这两年多的剩余大学生活?”燕的语气继续咄咄逼人。

“我喜欢你。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我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燕哑然,表情迅速恢复到了“欢喜”而又挺拔的样子。

我突然明白了,她这个“欢喜”的样子,就是她最常见的表情。我突然想起来,她是校国旗班的队员。60个全晋川师范大学最挺拔靓丽的队员们之一。我因为身高不够、面庞不够帅气而未能入选。

燕沉默下来,经过几经婉转的回答,我终于明白了,她确实不喜欢我,也没有计划跟我在一起。却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益友,用现在的话讲,叫“哥们”或者“闺蜜”。除了之外,她也并没有其他朋友。

“那你跟我看什么电影、元旦晚会,跟我一起吃什么饭、上什么自习,聊什么海的天,还跟我扯什么你帮我作文我帮你英语。”我翻脸了。

“你不喜欢我,就果断地告诉我。天天约你就出来,你怎么回事啊?这样很好玩吗?”我火气大了。

“信不信,我让你这学期所有课程,全部挂掉,你信不信?”我有点理直气壮了。

燕沉默了,我也逐渐冷静了。

我明白了燕的意思,在晋川师范大学,找到比我还整体优秀的男生,很难,可以说几乎没有,或者人“养在深闺众未识”。

她见我接近她,就不推让拒绝,先这样在一起拖着,不说爱,能拖到毕业最好,到时视情况,再决定。

我丫这不就是备胎吗?

我从心底狠狠地把燕剜掉了,就像剜掉一颗毒疮一样。

我告诉燕的最后一句话是,“不爱就果断拒绝,钓着当备胎是作孽。我不后悔曾经爱上你,但我后悔在你身上痴迷的时间过久,浪费了自己大好时光一学期。”

(作者:董江波,网络作家、半壁江中文网创始人、天涯社区著名版主、专栏作家,已出版长篇小说《孤男寡女》《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》,诗集《春花秋叶》。)      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既然爱她,那就自己告诉她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最后的牧师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董江波

董江波,网名冷得像风、冷风,先后创办半壁江中文网、明月阁小说网和网络文学俱乐部;2011年开始担任天涯舞文弄墨版主,天涯文学访主持人,已出版长篇小说《孤男寡女》《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》。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banbijiang微信:dong_jiangbo微信公众号:haoxinqingmeiwen(好心情美文全拼)约稿:QQ:308996496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