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江波的胡言乱语
沉默,也是一种观点
http://guandia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当年深爱的,现在却不想浪费一点点时间

2016-03-27 12:43:0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红尘爱恋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08年北京奥运会如火如荼的时候,虽然已遇到了妻,但还没有跟妻确定关系。

那时迷一个女子,大而亮的眼睛,跟面部不成比例,睫毛很长,闭眼的时候,仿佛盖了两半弯小黑月亮,苹果脸,红红的。说话的语声很清亮,透进心里来。

她叫钰。

那会儿没微信,我也不太喜欢在工作之外时间使用QQ。有事没事,就给她发短信、打电话,聊一些闲淡话。

不多时间,她其实就很明白我喜欢她了。

于是,周末双休的时候,我开始要求到她工作或居住的地方找她玩儿。她不同意。但在我的再三要求下,她同意来我工作或居住的地方找我玩儿。

无非就是聊天、一起去吃饭。电影,大抵肯定是没有一起看过的。

那时认为,看电影缺乏两个人的直接沟通,对恋爱,基本上无益。而且,也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“恋”。

在表白上,我依旧羞涩。最主要的,可能还是怕拒绝,对方拒绝了,面子上很难下来。

但钰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来找我一到两次。可见,就算她不喜欢我,好感,肯定是有的。

也许,未来经常的一来二去,我和钰就在一起了。爱情和婚姻,大抵也就是如此吧。

7月的一个周末,钰下午过来的。聊天、看电视、吃瓜子,晚饭后,钰要走。

天突降大雨,异常的大,就跟有人拿锅碗瓢盆从天空往下舀水似的。我让钰住下来,合租的舍友也表示,他可以在客厅里住。

钰不同意,坚持要走。

我拿着一把伞去送她。

出了楼道门才知道,雨扑天盖地,实在太大了。

我们本是并排着走,但一出楼道,我就只好搂住了她,钰双手环抱,挡在了自己的胸前。

到钰家的公交车站,并不远,只有150米左右。

那是认识钰两年来,因天公作美,我和她的第一次“肌肤之亲”。我看到钰的第一次第一眼,浑身真正有一种“电击”的感觉,整个人就被吸引了。

有个成语叫,眼前一亮,没错。

然后,就变得羞涩。

公交车来了,我跟钰说,“跟我回去吧,别走了!”

钰不肯,“我得回家,没事,不用管我。到了,雨就停了。”

钰挣脱开我的怀抱,挣脱开雨伞,跳到了公交车上。

她招了招手,公交车开走了。

我在雨中,迷茫地站了几分钟。等到我向楼道走去的时候,雨势无了,也开始渐小。等到我坐电梯到达26楼的家时,雨只有淅沥了。

我和舍友都在想,“如果今夜,钰留了下来?”

可惜,根本没有今夜。

再后来,我搬家独住。钰来看过我一次,我想抱她,但她委婉地拒绝了。那天的晚饭,也是不欢而散。

我和钰,还是没有缘分。

再之后,就是长期的断了联系。

无法相爱的两个人,是没有办法保持继续高频联系的。总之会成为路人。

再后来,遇到妻,相爱、深爱、结婚、生子、生活、……

突,夏日的一个午后,小憩片刻的我,收到钰的讯息。

她说要来北京,并待一段时间,想见见我。

我心底却莫明涌上一种拒绝的念头。

曾经深爱过的女子,我是不是应该赶紧过去应召?但心底却百般千样不愿意。

我想了一想,回了句,“你在哪里,我过去看看你。”

一个小时后,我到了钰下塌的酒店。

钰几乎没变。

我们只是笼统地聊别后几年的近况,很短暂地聊完这些后,我们就陷入了话题缺乏。我尽可能地聊一些好玩的网络话题和时政。

到了这境况,我们已经明白。我们对双方,已经没有发问的兴趣。聊的话题,一旦变成了网络话题和时政,那就意味着“友尽”。

我以家里还有事为借口,向钰告别。当然,也不忘记假惺惺说句,“常联系哈,已经加了微信了。”

钰也假惺惺(或许是真心,这个我无法判断)挽留我两次后,就放我归公司。

离开钰,回公司的路上,我突然有一种“何必要浪费这三个小时”的想法。

物是人非、人间沧桑,当年深爱的那个人,现在却不想为她浪费哪怕一点点时间。

(作者:董江波,网络作家、半壁江中文网创始人、天涯社区著名版主、专栏作家,已出版长篇小说《孤男寡女》《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》,诗集《春花秋叶》。)      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我是个作家,不是你豢养的戏子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隔壁邻居是鬼怪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董江波

董江波,网名冷得像风、冷风,先后创办半壁江中文网、明月阁小说网和网络文学俱乐部;2011年开始担任天涯舞文弄墨版主,天涯文学访主持人,已出版长篇小说《孤男寡女》《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》。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banbijiang微信:dong_jiangbo微信公众号:haoxinqingmeiwen(好心情美文全拼)约稿:QQ:308996496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